图片 1

6月1日上午,在常山县青石镇水南村的一片胡柚林里,常山麦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新正在认真学着胡柚疏枝技术,而专门请来的“师父”彭国芳,则是县里多届“…

6月1日上午,在常山县青石镇水南村的一片胡柚林里,常山麦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新正在认真学着胡柚疏枝技术,而专门请来的“师父”彭国芳,则是县里多届“柚王”称号获得者。

内容摘要:再过两个月,这些胡柚就要投入市场,进行反季节销售。近日,在常山县青石镇溪口村,有一处并不起眼的小冷库,里面整齐堆放着一筐“再过两个月,这些胡柚就要投入市场,进行反季节销售。”近日,在常山县青石镇溪口村,有一处并不起眼的小冷库,里面整齐堆放着一筐筐盛满胡柚的果筐,高度足有3米多。常山美柚胡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负责人陈文龙相告,这项胡柚冷藏技术的突破,将进一步提升胡柚的市场价值。“味道如何,你们可以拿一个品尝一下。”笔者掰开一个色泽光鲜的胡柚,只见内瓤水嫩,一品尝,满口柚香,新鲜爽润,味道好极了。“能够冷藏得这么好,我信心更足了。”谈及胡柚冷藏效果,陈文龙笑了。

6月1日上午,在常山县青石镇水南村的一片胡柚林里,常山麦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新正在认真学着胡柚疏枝技术,而专门请来的“师父”彭国芳,则是县里多届“柚王”称号获得者。

今年,王新流转了100余亩胡柚林,决定从头开始学习胡柚栽培技术。

去年4月,陈文龙参考大多数水果反季节销售惯用的冷藏手段,放置10多个胡柚在自家冰箱里做试验。“到了8月上旬取出,又在车内放了一周,我剥开一尝,口感仍没有明显变化,我就觉得可以一试。”但要实行大规模贮藏,具体的入库时间、贮藏温度等许多参数需要更加精细才能降低风险,于是,他向常山县胡柚研究院副院长毕旭灿咨询求助。

今年,王新流转了100余亩胡柚林,决定从头开始学习胡柚栽培技术。

事实上,这已是两年多来王新的第三次“转身”。1983年出生的王新,18岁便赴苏州闯荡,开起了自己的电脑销售门店、网店;2014年回乡创业,成立“麦卡”公司,在“天猫”平台上开起了常山胡柚旗舰店。

“对待胡柚要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悉心照料才行。”一旁的毕旭灿介绍,以前也有不少人进行过探索,但都以失败告终。之所以失败,主要是因为:一是时间上把握不到位。11月胡柚采摘后,放置在常温的空气中会有一个酸度降低、糖度上升的自然后熟过程,如果过早冷藏就会形成抑制,导致口感不佳。另一方面是温度的掌控。胡柚的冷藏以5℃-8℃为宜,但不能一步到位,要根据与室温的温差,每天逐步调整,否则会被冻坏,彻底失去胡柚的新鲜爽口感。

事实上,这已是两年多来王新的第三次“转身”。1983年出生的王新,18岁便赴苏州闯荡,开起了自己的电脑销售门店、网店;2014年回乡创业,成立“麦卡”公司,在“天猫”平台上开起了常山胡柚旗舰店。

相比一般网店,“天猫”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和更严的监管,而王新看中的正是这些,他说,胡柚就该走高端市场。当年,他的网店销出胡柚7.5万公斤,销售额突破20万元。

在专家指点下,陈文龙于今年2月初投入30多万元新建了这间400多立方米的冷库,从50多万公斤胡柚总产量中拿出3万公斤进行冷藏。为随时掌握动态,他每周都会从库中拿出两个胡柚品尝,目前看来,非但水分没有流失,而且甜度较常温保存的更甚。

相比一般网店,“天猫”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和更严的监管,而王新看中的正是这些,他说,胡柚就该走高端市场。当年,他的网店销出胡柚7.5万公斤,销售额突破20万元。

看到胡柚销售额蒸蒸日上的情形,王新却说其实可以更好,“卡住脖子”的正是胡柚品质。“不是卖不出去,是不敢卖、不能卖,怕砸了牌子。”王新的胡柚大多来自周边农户,品质参差不齐,往往是提高收购价也收不到好胡柚。这让王新萌发了自己种胡柚的念头。

得知陈文龙的试验即将成功,常山麦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新上门寻求合作。王新说,“反季节”胡柚的销售前景肯定好,去年胡柚快下市时,网店上胡柚的价格卖到了每公斤44元,居然还陆续接到上百公斤的订单。目前,双方已基本谈妥,准备6月份起在网上“试水”销售,预计每公斤售价30元左右,而每月贮藏的额外成本仅需2000多元电费。如果今年“反季节”销售成功,必将延长常山胡柚的销售期。

看到胡柚销售额蒸蒸日上的情形,王新却说其实可以更好,“卡住脖子”的正是胡柚品质。“不是卖不出去,是不敢卖、不能卖,怕砸了牌子。”王新的胡柚大多来自周边农户,品质参差不齐,往往是提高收购价也收不到好胡柚。这让王新萌发了自己种胡柚的念头。

2015年,王新从县内一名种植大户手中接收了80亩胡柚基地。但对种胡柚来说,王新是名地道的“菜鸟”,又加上还要忙着为网店建仓库、冷库,就请来一个名叫李崇明的老柚农帮忙管理。

陈文龙说,过去,常山胡柚的销售季是从11月采摘起到翌年4月左右,之后随着气温升高,果内水分逐渐流失变干。

2015年,王新从县内一名种植大户手中接收了80亩胡柚基地。但对种胡柚来说,王新是名地道的“菜鸟”,又加上还要忙着为网店建仓库、冷库,就请来一个名叫李崇明的老柚农帮忙管理。

基地流转费、基础设施投入再加上管理费总计50余万元,王新几乎把多年来的积蓄全部砸了进去。但成绩同样喜人,去年基地收获胡柚15万公斤,全部通过网店销出,到今年3月就告售罄,销售额超50万元。

自然存放期长达6个月,为何还要冷藏搞反季节销售?“是客户给我们提了醒。”陈文龙坦言,胡柚历来同质化竞争严重,而要在市场上脱颖而出,就得与众不同。合作社成立之初,他就紧盯中高端消费人群,严把品质关,采用欧盟技术标准种植。因为合作社的胡柚品质过硬,在北京市场大受欢迎。眼下,胡柚平均售价每公斤达10元左右。加上胡柚清凉爽口的特性,去年夏季就有不少北京的销售商来电询问是否还有存货,这使他萌生了探索胡柚反季节销售的想法。

基地流转费、基础设施投入再加上管理费总计50余万元,王新几乎把多年来的积蓄全部砸了进去。但成绩同样喜人,去年基地收获胡柚15万公斤,全部通过网店销出,到今年3月就告售罄,销售额超50万元。

尝到甜头,也收获信心。今年春节刚过,王新便又新流转了100亩胡柚林,这次他不再做“甩手掌柜”,而是打算转型当一名新型柚农。“疏完枝后,马上除草施肥,然后再检查柚树情况,淘汰老树、病树。”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王新已能给胡柚园制定一个短期计划。

尝到甜头,也收获信心。今年春节刚过,王新便又新流转了100亩胡柚林,这次他不再做“甩手掌柜”,而是打算转型当一名新型柚农。“疏完枝后,马上除草施肥,然后再检查柚树情况,淘汰老树、病树。”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王新已能给胡柚园制定一个短期计划。

而因为开网店的关系,王新能和众多消费者直接交流,根据市场需求,他开始尝试胡柚的供给侧改革。“如今大家对水果的要求不仅限于口感,更看中健康、生态。”王新说,他准备在自己的胡柚园引进台湾“拜肯”技术,用生物技术改善土壤、防治病虫害,用微生物菌来代替部分化肥、农药,在改善品质的同时降低残留。

而因为开网店的关系,王新能和众多消费者直接交流,根据市场需求,他开始尝试胡柚的供给侧改革。“如今大家对水果的要求不仅限于口感,更看中健康、生态。”王新说,他准备在自己的胡柚园引进台湾“拜肯”技术,用生物技术改善土壤、防治病虫害,用微生物菌来代替部分化肥、农药,在改善品质的同时降低残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