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为:麻山药

“五一”小长假三天,60岁的沈德旺哪儿都没去,就泡在自家门口的山药大观园里,忙着张罗景观布置的事儿。今年“十一”,合作社的吉祥农庄就要开张迎客了,从园区设计到伺候鸡鸭,农庄的大事小情他都要亲力亲为。

60岁的沈德旺最近忙着在微信朋友圈里卖起了鸡蛋,这让许多熟悉他的人不由得一头雾水,这个远近闻名的“山药大王”怎么吆喝起了卖蛋的生意?其实,老沈卖的这鸡蛋也和山药有关,都是吃了他最新发明的山药饲料长大的鸡下的。和山药打了快10年的交道,老沈也围着山药做了不少文章,这位六旬老农凭着自己那股好琢磨的劲儿,让土坷垃里拔出的山药下出了“金蛋”。

沈德旺是通州区永乐店镇熬硝营村的能人,人送称号“山药王”。从2004年至今,由他发起成立的永旺山药合作社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1000多亩,年产值上千万元。和山药打了10多年的交道,老沈也围着山药做了不少文章,虽说现在已是步入花甲行列的人,但他还在为建成一个以山药养生为主题的休闲农庄而忙碌着。

老沈原是北京通州区永乐店镇大羊村的一名普通农民。虽说自小在农村长大,可在搞农业这件事儿上,他也曾走过不少弯路。经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如今的他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山药大王”。

老沈所在的永乐店镇熬硝营村位于通州区的最南端,从村里到河北省廊坊市地界,不过三五分钟的车程。由于地理位置偏远,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到合作社来工作。“现在合作社里干活儿的,50岁的都算最年轻的了。再有就是我的两个闺女。”在人才“战略”上,老沈打的是“亲情牌”。2011年和2013年,他分别将两个大学毕业后从事金融行业的女儿从城里拽了回来。虽然两个女儿十分不情愿,但是因为心疼老爸,她们还是顺从了老沈的安排。

2001年,老沈在临近的熬硝营村承包了70亩地,种下3000株枣树。可是由于缺乏技术,一晃几年过去了,也不见枣树结果,更甭谈挣钱了,全家人的生活甚至都成了问题。几经辗转,老沈联系到园林局的专家,没想到专家的几次现场授业,让他家的枣树第二年就奇迹般地挂了果。打这件事起,老沈就被知识的力量折服了。为了能把科学种植搞好,2006年底,老沈报名参加了在北京农职院举办的“北京市林果乡土专家培训班”,完成了技术的积累,并且成为通州区唯一的枣树种植代表专家。后来,老沈成立了“北京熬硝营贡枣专业合作社”,建立了“农民田间学校”,组建了“果树技术服务队”带领全村果农一起学技术,学知识,创品牌,打市场。

尽管现在老沈已经将合作社理事长的位置“让贤”给女儿,但由于两个女儿还太过年轻,且对山药种植经营还缺乏了解,所以合作社的经营发展核心力量还得依靠老沈。这些年,老沈先后折腾出山药无水面条、山药馒头、山药养生粉等系列山药衍生产品,并且还把山药馒头直销店开进通州城区。

枣树种好了,老沈又开始琢磨着多条腿走路,2007年,老沈辟出5亩地开始试种山药。经过几年的实践与摸索,老沈不仅掌握了全套种植技术,还开始不断创新,研究出一套与本地生长环境相适应的种植方法。“我们通过调节土壤水分、肥力等方法,成功地在沙质土和粘质土中栽培山药,使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很大提升。”到2010年,老沈的山药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120亩。不过规模大了之后,资金也成了问题。“每亩地要投入1.5万元左右,120亩的山药资金缺口要80万。”那段时间,老沈经常为钱愁的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求助当地政府,在镇政府的帮助下,老沈办理了相关的贷款手续,80万元资金全部到位。“因为资金充足,那年的山药长得特别好。”老沈也由此捞到了走向成功的“第一桶金”。

种了10多年的山药,老沈对山药很有感情。不过十多年的辛劳也让他感觉有些累了。在沈德旺看来,“家族式”的人才战略并不是合作社发展的长久之计。“合作社要采取企业经营的模式发展壮大,才有能力聘请专业人才,形成良性发展。”沈德旺说,今年合作社也想通过提高待遇的做法,希望能吸引一些年轻人加入。“我想再干5年,就真正退休了,享享天伦之乐。合作社未来的发展还得靠年轻人。”老沈说。

“山药种植在当时算是林下经济引发的新产业,我种植的山药也填补了通州乃至北京山药产业的一个空白。”2010年底,老沈成立了“北京永旺山药种植专业合作社”,并注册了“药佗佗”牌商标。“从这些年山药市场的销售特点来看,最高价格应该是在春节时期和转年的六七月份,平均售价每公斤十五六元。”多年下来,老沈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山药经,每年山药丰收的时节,他们都会把一部分山药入冷库收藏,通过错时上市提高山药的附加值。截至目前,合作社已经带动周边40余户村民种植了上千亩的麻山药和铁棍山药,年产值达到上千万元。

多年来,除了潜心种植山药之外,老沈还琢磨出了一系列和山药有关的衍生品。山药面条、山药馒头、山药饲料等都是他的“杰作”,这些技术含量并不高超的小创新,却让他的致富路越走越宽。

——山药馒头

早在三年前,老沈就推出了山药馒头。“其实山药馒头自己在家也都能做,不过有嫌麻烦的顾客逢年过节就从我们这儿定。”老沈说,山药做面食,让社里散断山药有用武之地了,鲜铁棍山药很脆又竖直长在地里,即使是熟练工来挖,挖断率也在30%左右,虽然品质跟完整的山药一样,可市民不爱买、商贩也不收。完整的山药每公斤能卖8至10元,折断的山药每公斤1元都卖不出去。折断的山药做成馒头后,刨去成本,纯收入能和完整的好山药持平甚至略高,而做成山药面条的价格则更高。

——山药面条

老沈的合作社出品的铁棍山药面条,是只依靠山药汁和面做出的“无水面条”,在全市属于首创。提到研发“无水面条”的初衷,老沈说,面吸收的水分是有限的,加水和面制作面条,额外的营养也就很难进入面里了。不加水,只利用各种原材料本身的水分和面,营养自然就能和面融为一体了。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老沈又潜心研究,通过上百次的实验,先后成功制作出了鲜虫草、鲜黑鸡枞、鲜马齿苋、鲜丝瓜等系列“无水面条”。

“虫草花是上等滋补佳品,能有效降血糖,提高免疫力。黑鸡枞有健脾益气、开胃提神、消肿止痛、调血脂、降血压等功效。”老沈说,把这些营养成分融入面食,便于摄取营养,而且口感也非常的筋道。“无水面条”推到市场上后,非常受欢迎,目前已经成了山药合作社的明星产品。此外,老沈还研发了山药紫薯粉条和由大枣、山药等成分组成的黄金组合养生粉,和“无水面条”同步推广。

——山药饲料

山药饲料则是老沈今年的新发明。“我以前做山药面条和山药馒头,削下了许多山药皮,我就把这些下脚料喂给鸡吃,结果发现鸡下的蛋黄发白。”这个细节启发了老沈,山药营养价值高,且有药用作用,蛋黄变白应该是和喂食山药皮有关,如果能把这些下脚料混合其他的成分做成饲料,就能让鸡生长得更健康,下出的蛋也更加有营养。为此,老沈买来了颗粒饲料机,开始成规模地加工。“这机器一天能压出1500公斤颗粒饲料,一个月就是4万多公斤,每公斤比普通饲料贵四毛钱,卖出去又是一笔收入。”老沈说。

有了山药饲料这种“独门武器”,老沈又搞起了养殖业,大规模引进柴鸡,出品与众不同的“山药鸡蛋”。别说,这些专吃滋补山药饲料长大的鸡,产下的蛋果然不同于普通鸡蛋,光看外壳,就比普通的绿壳鸡蛋光滑精美得多。“专家检测过,山药鸡蛋不仅卵磷脂高,β-胡萝卜素含量也比普通鸡蛋高。”老沈说,10月份第一批上市的“山药鸡蛋”,卖到2.5元一枚,因为产量少,只接受预订。“现在我还打算联合100多家养殖场,都使用山药饲料喂鸡。”这位玩转山药的老农,正期待山药为他生出更大的“金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