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山湖大闸蟹要做大做强,关键是蟹农们要树立品牌意识。”12月27日,由微山县渔管委主办、山东南四湖湿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承办的微山县基层水产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项目科技示范户培训班在县渔管委五楼会议室开班,县渔管委副主任张绪良语重心长的一席话,让在场的近百位大闸蟹养殖户们感同身受,兴奋不已。

发布时间:2013/5/5 9:08:02 来源:大众日报 编辑:吴佩佩
图片 1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核心提示:5月3日,微山县渔管委、上海王宝和大酒店有限公司及上海海洋大学签署协议,三方合作在微山湖建立大学“产学研”基地和酒店优质蟹生态养殖基地。王武说,清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5月3日,微山县渔管委、上海王宝和大酒店有限公司及上海海洋大学签署协议,三方合作在微山湖建立大学“产学研”基地和酒店优质蟹生态养殖基地。王武说,清水养殖螃蟹既环保,又高效,他有信心尽快打造出成功的螃蟹养殖微山湖模式。

发布时间:2011/10/9 9:32:34 来源:济宁日报 编辑:梅永春
图片 3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核心提示:俗话说,秋风吹,蟹儿肥。九九重阳,正是螃蟹最肥美的时节,邀三五好友相聚金菊把盏,品尝那“螯封白玉双双满,壳藏红脂块块香”的美味,实乃一大乐事。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俗话说,秋风吹,蟹儿肥。九九重阳,正是螃蟹最肥美的时节,邀三五好友相聚金菊把盏,品尝那“螯封白玉双双满,壳藏红脂块块香”的美味,实乃一大乐事。吃蟹莫忘养蟹人,重阳节期间,记者来到位于我市最南端的微山县高楼乡探访养殖螃蟹的渔家兄弟。

年关岁尾,一场纷纷扬扬的瑞雪为微山这片灵秀之地披上了一抹银色,窗外雪飞扬,冬意袭人,培训班却气氛热烈,暖意融融。来自我县高楼乡、微山岛乡、韩庄镇的100多名蟹农代表们接受了全面深入、生动实用的培训。蟹农们纷纷表示此次培训“形式很好,内容解渴,受益匪浅”。

“蟹大王”缘何看好微山湖

荡舟在辽阔的水面。放眼眺望大湖上,一个个虾蟹、鱼蟹、鱼虾混养的网箱紧紧相连。乡里的同志指着网箱,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这都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网箱,是咱渔民的“聚宝盆”,咱渔民的新居、大船、好日子都是从这里捞出来的。高楼乡永南村是远近有名的“螃蟹专业村”,记者在两年前曾来采访过他们创造的“虾蟹科学混养模式”。时近晚秋,湖风掠过给人带来阵阵凉意,养殖户刘巨平这位朴实豪爽的渔家兄弟谈起不久前的“蟹王大赛”却热情似火:“那场比赛比得不相上下,大家全都拿出‘看家’本事,我的蟹重6两9,夺得‘蟹王’。其实这真是个险胜,这几年我们这里通过科学养殖,像这么大个的螃蟹,几乎家家池里都有”。

一次来自实践的专题辅导——提出了发展方向,鼓舞了养殖热情

农业部渔业科技专家称“好水好草养好蟹,环保又高效”

说到养蟹经,老刘介绍,养螃蟹水质最要紧。从下苗到收获,螃蟹一般要蜕四次壳,每蜕一次,螃蟹就会长大一圈。以前水质污染厉害,他养的螃蟹要么蜕壳,要么直接死掉。那几年,老刘参加“蟹王大赛”,满池子挑不出超过三两重的螃蟹,有时弄不好都能死完。就在老刘为养不出大螃蟹发愁的时候,政府加大南四湖流域水污染治理,上游污染企业被关停,南四湖水质年年看好,而在离他不远的上游入湖口,5000多亩人工湿地更是给他的养蟹池筑起一道“绿色屏障”。在乡党委、政府倡导下,党员基层干部带头组织成立了渔业合作社。合作社对入社渔民的生态养殖技术实行统一购进苗种,统一养殖技术标准,统一配方饲料,统一成蟹销售,分户饲养管理“四统一分”的服务。技术高了,水质好了,刘巨平的蟹池里多年不长的“四季青”水草都满底爬。别小看这些草,有了这些蟹最爱吃的草,饵料能节省30%。“好水养大蟹”,“科学养好蟹”,永南村评出的“蟹王”也一年比一年有质量、有份量。

“未来大闸蟹养殖的发展方向将是生态养殖、品牌经营、一体化经营、综合开发。”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叶雄平教授的一席话让在场的听众们深受启发。

5月3日,微山县渔管委、上海王宝和大酒店有限公司及上海海洋大学签署协议,三方合作在微山湖建立大学“产学研”基地和酒店优质蟹生态养殖基地。
王宝和大酒店在上海素有“酒祖宗、蟹大王”之称。挑剔的“蟹大王”缘何相中了微山湖?
一望无垠的湖面碧波荡漾,芦苇在风中沙沙作响。“微山湖是南水北调东线重要输水通道和中继水源地,还是徐州等地饮用水的水源地,必须确保水质。”微山县高楼乡党委书记孙晋仕说,全乡有10万亩螃蟹养殖区,湖中水草丰美,螺丝、鱼虾众多,这为螃蟹提供了鲜美的的饵料。听着孙晋仕的介绍,上海王宝和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文强频频点头,面露喜色。
“好的菜肴要有好的食材,好食材要有好基地。”罗文强说,上海每年要消费5万吨蟹,其中阳澄湖蟹仅为2000吨左右,优质蟹市场存在较大缺口。而这无疑为微山湖大闸蟹“横行”上海滩创造了机会。
自1996年永胜北村、永胜南村、渭西村和渭河村的党员干部开始试养螃蟹,至今已走过了17个年头。高楼乡被评为“中国河蟹之乡”,微山湖大闸蟹被批准列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蟹子打入了北京、天津、广州等地市场。但在被誉为经济和消费风向标的上海,微山湖大闸蟹还未得到广泛认可。
“好水好草养好蟹。”农业部渔业科技入户首席专家、上海海洋大学教授王武曾多次到微山湖考察。他说,优质蟹的体色是“青背、白肚、金爪、黄毛”,微山湖大闸蟹有基础,但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说个头和肥满度还不够,肚不够白显得卖相不好,同时,粗放的养殖模式致使产量不够高等等。建立产学研基地,就是要针对这些问题进行改进。按照协议,上海海洋大学将提供种苗和育肥、暂养技术服务。
“往年到了收获季节,我们都是一股脑地售完了事,但大批量上市的时候价格往往较低。”永胜北村村支书刘林举说,王宝和大酒店一年四季卖蟹,如果大学能帮助我们攻克暂养技术难题,错季售蟹将会大大提高养殖效益。
协议明确,三方风险共担,这让上海海洋大学也捏着一把汗。王武说,清水养殖螃蟹既环保,又高效,他有信心尽快打造出成功的螃蟹养殖微山湖模式。

优质蟹养出来了,而因为没名气,一样的货色,在市场上总比别人矮三分。大螃蟹却卖不上“大价钱”。刘巨平讲,原来咱微山湖的蟹没有市场的时候,没有品牌的时候,都是外地拿着咱的蟹,挂着他们的品牌,都一斤多卖几十块,自己养的螃蟹却鼓了别人的腰包。养殖协会实施以“品质”带“品牌”的标准化养殖。集约化销售后,这两年,“挂牌”上市的微山湖大闸蟹吸引了全国各地客商,价格也是打着滚往上长。

来自微山县高楼乡微西村的刘其保坦言:“今年我养的12亩大闸蟹收入基本上够保本的,再加上20多亩鱼池混养花白鲢,今年能收入两三万元。虽然二个女儿都已经出嫁,儿子也早已结婚,但是如果养殖大闸蟹能多收入些,儿女们也可以少些家庭负担。可是自己养的大闸蟹虽然品质不错却卖不出好价钱,特别让人揪心。”也有蟹农说,自己当初开始养殖大闸蟹就是奔着它价钱高收益好,前两年效益倒不错,今年就差了许多。

在湖边的水产品收购点。记者看到,渔民们正把刚刚捕获的毛蟹送到这里分级装箱外销。宽阔的席棚下,张着大钳吐着泡沫的大闸蟹正不安份地在大桶里横冲直闯,几个分级员正忙着称重分级。据收购站的负责人说,今年乡亲们的蟹子长得好,只只黄满膏肥,很受客户欢迎。咱北销到东北三省,南销到上海、广州,旺季一天往外能走个上万公斤。卖蟹的渔民们告诉我们,过去咱养了蟹,不知道行情,不了解销路,好东西卖不上好价钱,有时卖不出去还要赔钱。现在入了合作社,联购分销,咱把蟹送到这里,光等着点票子就行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刘巨平拎着一只金毛、青壳、白肚,张牙舞爪的大蟹自豪地说,你看它腿硬壳实,足足的肉,满满的黄,就这一只蟹到北京、上海怎么也得卖个百拾元。

听了叶教授的讲课,很多蟹农都像刘其保一样,思想上深受启发,有了新的认识:“养大闸蟹,还是按照原来的旧思维旧模式,在市场上仍然会没有竞争力,卖不出好价钱”,并纷纷表示回去后要努力消化今天学到的养蟹新知识,结合自己的养殖情况,不断提高生态养蟹水平,同时将自己培训的心得体会向其他养殖户交流。

风乍起,吹皱一湖静水,在激情的浪花里,我们看到渔业科学发展美好前景。在我们朴实的渔家兄弟的笑声里,我们品味出劳动创造的鲜美。

深受启发的,不只有在场的百余名蟹农代表们,还有从事渔业技术推广工作的技术人员。县渔业技术推广站站长牟长军认为:“叶教授的讲课既实在管用,又让人很有启发;既切中微山湖大闸蟹养殖的现实困境,又为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既是一场深入浅出的技术传授,又是一堂鼓舞大闸蟹养殖热情的交流课。”

记者感言:许多人都品尝过蟹的美味,但其中也有许多人没见过这美味的蟹是如何养出来的。在微山县高楼乡,记者着实地领略了一番养蟹的奥妙。特别让人深有感触的是从渔民兄弟过去养小蟹,到现在科技生态养殖出令人赞叹的蟹王;从过去单挑独斗卖不上好价钱,到组织合作社,抱团闯市场,把微山湖大闸蟹卖到全国,甚至扬名世界。这充分说明了党和政府的兴渔政策深入人心,全社会环保生态理念日益增强,渔民们的思想观念、市场意识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记者衷心地希望,渔家兄弟能在这科学发展的大湖碧波里,养出更多的新奇迹,捞到更多的好收成。

一次科技示范户培训的有益探索——打造“范本”,积累渔业技术培训的经验

今年是微山县基层渔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的开局之年。对于参与这项工作的渔业技术人员而言,面临的是一个“老问题”的新环境,即如何在新形势下开展全县的渔业技术推广工作。因而日常的许多工作都需要尝试着去做,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没有可供参考的范例。

再加之,渔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项目下达的时间晚,实施起来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等。这些更需要渔业技术推广人员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才能圆满完成项目下达的各项要求。

微山岛乡万庄村大闸蟹养殖技术指导员张伟认为:“这次培训班从筹备到确定参加人员、时间、地点,可以说工作紧张,任务繁重。一个细节上的不注意,都会为工作的开展带来被动。比方说,参会人员的联络和登记工作就需要下大力气,细致认真准备,才能够做到少出、不出差错。”

此次县渔管委举办的科技示范户培训班,既是贯彻全省基层渔业技术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项目文件的重要精神,帮助科技示范户进一步提高生态养蟹的技术能力,及时了解我县做大做强微山湖大闸蟹品牌的深远意义,也是一次在农闲时节为蟹农“充电”的良好尝试,也为今后开展更多渔业技术推广培训提供了一个“范本”。

“这次专家培训,尤其是叶教授讲的如何调控水质,科学投喂,养出规格大、品质好的‘青背、白脐、金爪、黄毛’的清水大闸蟹技术要点,还有让大闸蟹卖出好价钱的品牌经营理念,让我心里面触动很深。”来自高楼乡微西村的马安虎感慨到。

一次影响深远的实用培训——内容丰富实用,观点深入浅出。

“为什么养螃蟹?”

“你了解螃蟹吗?”

“螃蟹吃什么吗?”

这些问题初看起来相当简单,但是回答好却不那么简单。叶教授就从这三个简单的问题出发,由浅入深引出了全部培训内容,让大家也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住。

“叶教授的讲授内容相当实用,对于指导微山湖大闸蟹的养殖生产和销售相当有意义。”济宁市渔业技术推广站站长陈奇评价道。

笔者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科技成果信息服务公共平台上了解到,叶教授在2000年—2007年,曾担任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所试验场场长,这为他积累了丰富的水产养殖管理经验,再加之长期从事淡水鱼类养殖及推广工作,尤其在鱼类健康养殖、水产养殖工程的设计和规划设计等方面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这些都为今天一堂内容丰富实用、观点深入浅出的培训提供了智力和经验支撑。

微山岛乡万庄村书记殷延品收获满满:“这些丰富实用而又有针对性的内容,让我们学到了许多新知识、方法和经验,为我们村微山湖大闸蟹的养殖提供了许多帮助。”

对于全县所有的渔业养殖户来说,来参加此次培训班的百余名蟹农只是极少数。对此,参训的蟹农纷纷表示,要把在课堂上学到的养殖新技术和培训班上的体会感受,传递给身边的乡亲们,让他们也从养殖观念上得到升华和提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