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塑化剂超标事件在整个白酒行业引发地震,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在内的白酒股19日集体暴跌。短短一个交易日之内,白酒板块就蒸发324亿元市值,基金861亿重仓遭受重创。

白酒业集体“中枪”!投资者大面积遭殃!

  □记者 林远 赵婧 北京报道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湖南省质监部门和酒鬼酒公司已经着手对此进行检查。酒鬼酒方面表示,白酒中的塑化剂不属于人为添加,目前还不知道确切原因,只能是怀疑塑胶管道或者包装瓶盖有问题。

谁会在白酒中故意添加塑化剂?

  受周一爆出的酒鬼酒“塑化剂门”的影响,主营业务为白酒制造的多家上市公司本周在二级市场上惨遭滑铁卢。截至11月22日收盘,申万白酒制造板块13只股票中,三天来有9只股票跌幅超过6%,最高区间跌幅达12.8%,包括水井坊、五粮液、泸州老窖在内的多家白酒业巨头纷纷受到影响。“塑化剂事件”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不仅抹“黑”了做白酒制造的上市公司,也让他们背后的机构投资者苦不堪言。《经济参考报》记者统计发现,根据2012年三季报,有数十只公募基金成为这些股票的机构投资者,其中广发系更是同时“中招”其中多只股票。

业内人士表示,白酒业过去的发展突飞猛进,这次塑化剂事件使得企业必须回归理性和进行反思,在发展过程中要更加注重品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永刚|北京报道

  据上市公司今年三季报显示,本周来区间跌幅超过5%的9只白酒板块个股中,金种子酒、洋河股份、泸州老窖、沱牌舍得和五粮液5家公司均被广发基金[微博]重仓持有。其中,广发旗下8只基金所持有的1203万股洋河股份本周区间跌幅超过10.8%;6只基金持有的5410万股泸州老窖本周区间跌幅超过8.7%;3只基金持有的1378万股沱牌舍得本周跌幅超过10.4%;3只基金持有的534万股五粮液本周跌幅超过11%,5家基金持有的2542万股金种子酒本周跌幅超过6%。如果以上基金在三季报公布后的持股情况不变,那么它们短短数天内在上述股票上的总浮亏近4亿元。此外,作为本次争议的主角,酒鬼酒的机构投资者名单里也有广发基金的身影。据上市公司今年的三季报显示,广发聚瑞持有酒鬼酒422万股,在其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排行第四。

酒鬼出事 原因仍未确定

一则“酒鬼酒塑化剂超标260%”的消息在一个交易日内让整个白酒股的市值蒸发掉300多亿;一份“白酒产品中基本上都含有塑化剂成分”的说明则震动了整个白酒行业。

  据悉,广发基金“贪杯”的爱好由来已久。据上市公司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广发系所持有白酒股票高达10只。此前曾有业内人士戏称,凡是能叫出名字的白酒,广发都要“喝”一口。因此,记者日前就其看好白酒板块的原因致电询问广发基金的相关分析师,但对方婉拒了采访。尽管对外表现低调,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从持股的数量还是市值,广发基金都堪称是白酒板块上的“第一基金”。

“酒鬼酒出事了。”19日上午,一位白酒企业人士看到酒鬼酒被曝出塑化剂超标的报道,赶紧对身边的人说。这条报道的标题是“致命危机:酒鬼酒塑化剂超标260%”。

一时间,酒鬼酒成了众矢之的,白酒行业人人自危。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广发旗下基金重仓持有7只白酒类股票,按持股总量排名分别是泸州老窖、金种子酒、沱牌舍得、贵州茅台、洋河股份、五粮液和酒鬼酒。据测算,广发基金重仓持有的以上白酒股票市值超过80亿元。其中,贵州茅台、泸州老窖、洋河股份三只股票的持有市值在广发基金持有的所有A股股票市值中分别排名第一、第二及第四。

报道称,被送第三方检测的438元/瓶的酒鬼酒中,共检出3种塑化剂成分,其中邻苯二甲酸二丁酯的含量为1.08㎎/㎏,超标达260%。

酒鬼酒有“鬼”吗?

  虽然上半年涨势喜人,但今年下半年白酒板块股票跌幅超过大盘跌幅,让广发基金非常“受伤”。从6月底开始,广发基金重仓持有的沱牌舍得、金种子酒、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等个股价格走低,到目前的区间跌幅已达30%、29%、26%和19%。面对本来就不景气的行情,对广发基金而言,此次“塑化剂风波”无疑是在“雪上加霜”。据上市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虽然在第三季度末有所减持,但广发聚丰仍在贵州茅台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排名靠前。“塑化剂事件”曝光后,贵州茅台本周超过3%的跌幅使广发聚丰持有的贵州茅台的市值蒸发近9000万元。

去年,台湾一些不法厂商在食品添加剂中非法添加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作为原料生产食物、饮料等产品,成为轰动一时的“塑化剂事件”。该事件发生后,卫生部将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列入可能用于食品的非食用物质“黑名单”,并明确了临时限量值和相应的检测方法。

“我们没有任何环节需要添加塑化剂,因为它既不能提高产量、增加口感,也不能降低成本。”11月21日上午,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酒鬼酒”,000799.SZ)副总经理郝刚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称。

  虽然此次事件让重仓白酒制造板块的基金苦不堪言,但是各个机构却并非没有行动。从周一的沪深两市盘后龙虎榜上看,当天受此次事件影响,板块中跌幅前三的个股———老白干酒、沱牌舍得以及金种子酒,当日的买卖交易前五名总计15个买入和卖出席位中,机构专用席位占了11个。在这些席位里,机构资金买入老白干酒4592万元,卖出1099万元;买入沱牌舍得5844万元,卖出8738万元;买入金种子酒3915万元,卖出7957万元。整体来看,机构资金在卖白酒股的同时并未减弱买入的力度,很明显各机构在此次“黑天鹅事件”中并非一致看空。

事实上,自去年卫生部门就塑化剂问题发出警示后,酒鬼酒就发现了产品中含有塑化剂的情况。酒鬼酒公司副总经理范震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企业之前送检了两三批终端白酒产品,大部分没有检出塑化剂,而个别检出微量的塑化剂,但没有超出限量值。

他坦言,“在没有权威检测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说什么都是乏力的。”

  对于因本次事件而受损的基金的后续操作,中央财经大学应用金融系教授韩复龄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基金来讲,股价被打压到一定程度以后,消息也消化得差不多了,无论是此前的“瘦肉精事件”还是“重庆啤酒的乙肝疫苗事件”,基金都是在跌到一定程度以后进行补仓,然后再拉升股价以降低损失。

范震说,企业按工艺阶段进行了逐级分析和排查,始终没有找到原因。现在只能是怀疑塑胶管道或者包装瓶盖有问题,但这些材料都出具了检验报告,达到了食品级的要求,这让企业感到“很困惑”。

11月21日晚间,湖南省质监局向国家质检总局报告称,经湖南省产商品质量监督检验院对50度酒鬼酒样品进行检测,截至目前的检验结果显示,其中DBP(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俗称塑化剂)最高检出值为1.04mg/kg。

  针对此次塑化剂事件对白酒板块后市的影响,韩复龄表示,“塑化剂风波”是个偶然事件,并不是每家白酒公司都存在这个问题,所以对整个板块的影响不会太大。他表示,前期白酒板块股价估值偏高,借这个机会正好进行调整,而且下跌是个综合因素,不仅仅是塑化剂事件的影响,也要把有人借这个消息做空等因素考虑在内。

对于人为添加塑化剂的说法,范震回应说,白酒中的塑化剂不属于人为添加。在基酒酿造阶段,按照传统工艺不需要人工添加剂;在勾调阶段也没有必要添加,因为塑化剂对于口感的提升没有任何好处。

国家质检总局、卫生部、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有关负责同志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目前,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我国及其他国家均未制定酒类中塑化剂的限量标准。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陈君石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企业故意添加基本上没有可能,因为要达到改善口感和掺假的目的,人为添加的量起码要超出限量的几十倍。由于塑化剂本身是脂溶性的,会溶入酒精中,从生产管道里溶出来是有可能存在的。

根据2011年6月卫生部签发的《卫生部办公厅关于通报食品及食品添加剂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最大残留量的函》规定,塑化剂的最大残留量为0.3mg/kg。参照这一标准,湖南省此次抽检的酒鬼酒,塑化剂“超标”247%。

湖南省质监局19日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已责成湘西州质监局立即开展执法检查等工作,坚决依法从严查处违法行为。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湖南省有关部门尚未公布检查结果。

此前媒体的报道称,酒鬼酒中塑化剂的含量为1.08mg/kg,“超标”达260%。

白酒行业震动 发展蒙阴影

湖南省质监局的报告称,湖南省质监局已经督促企业查明产出塑化剂的原因,认真进行整改。

就在前一天的中央电视台2013年黄金资源广告招标会上,五粮液、茅台、剑南春等酒企掷出十数亿元拿下新闻联播和整点新闻的报时标段,白酒“军团”再次上演了一场“豪门盛宴”。

酒鬼酒副总经理范震此前表示,国家目前没有对塑化剂的检测标准,酒鬼酒也不具备塑化剂检验的手段。他说,“酒鬼酒生产仍使用传统工艺,包括酒鬼酒在内的整个白酒行业,酿酒时不需添加任何塑化剂来多酿酒、酿好酒,没有利益驱动。”

然而,时隔一日,白酒行业即遭受重创。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告诉记者,白酒业过去的发展突飞猛进,这次塑化剂事件使企业必须回归理性和进行反思,在发展过程中要更加注重品质。

白酒中并非都有塑化剂

事实上,白酒行业近年来一直顶着靓丽的业绩光环,受到不少产业和金融资本的追捧,比如联想控股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就接连出手收购了三家区域白酒品牌。而此次酒鬼酒塑化剂事件一下子使得整个白酒行业蒙受阴影,“塑化剂超标是否普遍存在”引发公众对于白酒产品的担忧。

在官方机构公布对酒鬼酒的检测报告之前,11月19日中国酒业协会公布的一份《关于白酒产品塑化剂有关问题的说明》显示,通过对全国白酒产品大量全面的测定,白酒产品中基本上都含有塑化剂成分,最高2.32
mg/kg,最低0.495 mg/kg,平均0.537
mg/kg。其中高档白酒含量较高,低档白酒含量较低。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塑化剂事件如同奶粉产业中的三聚氰胺事件一样会对整个行业产生负面影响,一是会引起消费者的信任危机,直接导致白酒需求的减少,未来一段时间内白酒行业将面临发展困境;二是该事件之后国家会对白酒企业展开清查,塑化剂含量符合标准的企业将获得发展机会,塑化剂含量严重超标的企业或将面临被收购的命运,行业内重整和洗牌将不可避免。

对于中国酒业协会的这一表态,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分会秘书长马勇认为,“所有白酒都含有塑化剂的说法,跟我们调查掌握的实际情况有出入。”马勇称,该协会近期调查中发现有相当一批白酒产品都没有检出塑化剂。

中国酒业协会19日对白酒行业的塑化剂问题作了紧急声明。该协会表示,在我国台湾地区2011年5月检出食品残留塑化剂成份后,协会随即对全国白酒产品塑化剂残留含量做了大量调研、检测和查证工作,并对国内外食品产品塑化剂相关技术标准进行了深入研究。“目前,中国白酒规模以上企业的白酒产品中塑化剂含量远远低于国外相关食品标准中对塑化剂含量指标的规定。”

贵州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白酒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些被查出含有塑化剂的企业很有可能是在生产或者包装环节出了问题,“但不能因为酒鬼酒含有塑化剂,就认为整个白酒行业都有问题。”

“现在还需要权威机构出面进行检测,给消费者一个交代。”上述白酒行业专家则表示,如果没有正确表明存在严重问题,塑化剂事件对于行业的影响只会是短时间的。

作为行业龙头,五粮液(000858.SZ)于11月19日表示,公司长期以来十分重视产品质量,不存在塑化剂超标的问题。此外,老白干酒(600858.SH)董秘办相关人士称,据生产技术部门反馈的情况,老白干酒并不存在这一问题。泸州老窖(000568.SZ)董秘办也表示,在该事件出来后,公司已经再度展开对以往检测报告的调取工作。

中国酒业协会给出的建议是,要加强白酒生产环节监管力度,从白酒生产源头抓起,禁止在白酒生产、贮存、销售过程中使用塑料制品,防患于未然;卫生部门要进行白酒塑化剂残留量安全风险评估,待评估后,制定出白酒产品塑化剂安全标准。

贵州茅台镇君丰酒业总经理谢勇则很坦率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塑化剂的确在白酒里都多少存在,但基本是在生产、包装、运输、仓储过程中与塑料制品的接触造成的,“塑化剂对白酒的品质、口味、形状等没有任何作用,没有任何一家白酒企业会去人为添加塑化剂。”

基金861亿重仓遭突袭 一日浮亏41亿

“塑化剂不是白酒发酵中的附产物,超标可能是生产过程中采用不合格的塑料制品导致的,不存在危及行业的可能。”洋河股份(002304.SZ)董秘丛学军表示,公司去年就已引入对塑化剂的检测,未检测出问题。

对于近年以来习惯于“喝酒吃药”的A股公募基金来说,酒鬼酒塑化剂事件引发的白酒股集体暴跌,不啻于一场毫无预警的灾难。

至于塑化剂风波对白酒企业有多大影响,谢勇坦言,“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塑化剂含量多少,关键就看白酒企业重不重视、管理严不严格。”

11月19日,按照申万行业分类,13只白酒类股票中,除当日停牌的酒鬼酒之外,其余12只个股均出现了较大幅的下跌。截至当日收盘,老白干酒跌停,沱牌舍得和水井坊分别下跌了7.9%和7.1%,贵州茅台和五粮液则分别下跌了4.6%和5.8%,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和山西汾酒的跌幅也在5%以上。从市值来看,上述13家白酒类上市公司上一个交易日的总市值为6229亿元,截至19日收盘市值则为5906亿元,也就是说,短短一个交易日之内,白酒板块就蒸发了324亿元的市值。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刘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塑化剂对人体的影响并不明确,但可以确定的是,它具有生殖毒性,会伤害男性的生殖能力,且会促使女性性早熟。在致癌方面,现在还没有确凿的医学证据,在动物试验中可以发现致癌反应,但对人类还没有发现。

而白酒正是公募基金重仓的板块。W IN
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公募基金重仓持有白酒类股票的总数量达到了13.50亿股,持股总市值则达到了860.82亿元。在三季度末基金持有的前20大重仓股中,包括了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

台湾大学食品科技研究所教授孙璐西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台湾最新修订的塑化剂每日耐受量参考值,塑化剂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10倍还高。

实际上,从三季度的业绩来看,基金重仓白酒“情有可原”。W IN
D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上述13家白 酒 类 上 市 公 司 共 计 实 现
净 利 润295
.21亿元,同比2011年同期的182.27亿元大幅整张了62%,相对于上市公司整体净利润的下滑,这个数据无疑显得十分耀眼。实际上,13家上市公司中,除了ST皇台之外,净利润全部实现了大幅增长,酒鬼酒和沱牌舍得的
净 利 润 增 幅 更 是 分 别 达 到 了433.29%和170.26%。

国家质检总局、卫生部、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有关负责同志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根据国际通用风险评估方法和欧洲食品安全局推荐的人体可以耐受摄入量,以媒体报道的酒鬼酒中塑化剂含量为1.08mg/kg计算,按照我国人均预期寿命,每天饮用1斤,其中的塑化剂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

在基金集体重仓增持白酒股的背景下,19日的暴跌无疑是这些习惯于“吃药喝酒”的公募基金“很受伤”。W
IN
D统计数据显示,按照三季度末的持股数量计算,在上述13只白酒类股票上,公募基金重仓持股一天之内就浮亏了高达40.90亿元。从单只基金的持股市值来看,广发聚丰对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三季度末的持股数量分别达到了770万股和3266.56万股、持股市值分别达到了18.9亿元和12.5亿元,这也意味着,在经过19日的下跌之后,其浮亏分别达到了7969
.50万元和7055.78万元。

中国酒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协会和国家质检总局、卫生部、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有关负责同志的意见是一样的。

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A股市场中,食品安全属于突发性的、无法预见的风险,短期势必会造成股价的大幅下挫,并且使整个行业的估值水平受到影响。他同时表示,A股市场好企业较少,像白酒这样的稳定增长、没有周期性的较好的投资标的不多,在这种选择较少的情况下,未来投资者恐怕还是不得不“好了伤疤忘了痛”。

白酒现塑化剂通常的两种可能

若人为添加可能为增加酒香

中国酒业协会通过对白酒生产过程的全面跟踪、查定认为,已知白酒生产过程中自身发酵环节不会产生塑化剂。白酒产品中的塑化剂属于特定迁移,主要源于塑料接酒桶、塑料输酒管、酒泵进出乳胶管、封酒缸塑料布、成品酒塑料内盖、成品酒塑料袋包装、成品酒塑料瓶包装、成品酒塑料桶包装等。

中国酒业协会称,溶进白酒产品塑化剂最高值是酒泵进出乳胶管,目前所有白酒企业都在使用该设备,每10米乳胶管可在白酒中增加塑化剂含量0.1mg/kg。其他塑料制品、设备,有的企业用,有的企业不用,因此不同企业、不同产品的塑化剂含量各不相同。塑料袋、瓶装的成品酒,随着时间的推移,产品中的塑化剂含量会逐渐增高。

一位从事食品科学研究的教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酒中含有塑化剂,应该不是企业有意为之,因为如果是故意添加,‘超标’247%这个数字也太低了。”由于塑化剂的分子结构不稳定,很容易被转移,因此可能是通过输送管道溶出了有害残留物质。

上述白酒企业负责人称,白酒中含有“塑化剂”成分,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生产用具、生产设施对食品产生污染,如输送管道、包装材料等,尤其是劣质塑料输送管道可能对酒质量污染更大。二是企业生产时添加的某些食品添加剂里本身带有“塑化剂”,因此可能残留在酒内。

但业内人士却有不同观点。据了解,酒中的塑化剂可能与“酒香”有关。人为在白酒中添加塑化剂物质并非出于成本原因,但塑化剂具有很好的留香功能,不排除假冒伪劣白酒掺入劣质香精来增香从而带入大量塑化剂的可能。

尴尬的标准

2011年中国台湾地区发生塑化剂污染事件后,依据《食品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卫生部于2011年6月13日公布了《卫生部办公厅关于通报食品及食品添加剂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最大残留量的函》,该函明确指出,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是可用于食品包装材料的增塑剂,不是食品原料,也不是食品添加剂,严禁在食品、食品添加剂中人为添加。

“卫生部的规定是针对食品及食品包装材料的,目前国家并没有将塑化剂列入白酒的强制检测项目。”上述白酒企业老总称。

某酒企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由于白酒国家标准里没有塑化剂项目规定,很多企业在生产时都不会留意该指标,日常检测中也会忽略该指标。

白酒行业的多位专家和企业人士,都对外界拿《卫生部办公厅关于通报食品及食品添加剂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最大残留量的函》中的规定来套白酒产品,提出异议。

他们认为,若以食品或食品添加剂中DBP的最大残留量为0.3mg/kg来衡量,依据中国酒业协会提供的白酒普查数据,目前塑化剂含量最低的白酒也“超标”65%。

“因为邻苯类物质溶于乙醇,酒精类食品显然比其他类别食物更易被‘感染’,必须设立独立标准。”上述白酒企业负责人直言。

但也有白酒企业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虽然国家白酒标准里没有要求检测塑化剂含量的要求,但我国食品国标里对塑化剂含量有规定,因此从食品安全出发,公司会将之纳入风险性控制指标。

中国酒业协会表示,已要求卫生部门进行白酒塑化剂残留量安全风险评估,待评估后,将制定出白酒产品对于塑化剂的安全标准。

基金大面积“中毒”

白酒股一直被机构视为避风港,随着酒鬼酒塑化剂事件的不断发酵,现在却成了基金避之不及的“地雷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上市公司三季报发现,重仓持有酒鬼酒的基金多达33只。其中,持股最多的有汇添富、国投瑞银、广发等基金,分别持有721.60万股、560.85万股、462.60万股。细分到各基金品种,汇添富成长焦点持股达479.91万股;国投瑞银创新动力在三季度虽有减持,但持股数仍高达446.30万股;广发聚瑞则在三季度增持酒鬼酒,总持股422.14万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公司研究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该事件对白酒行业形成短期重大利空,短期内行业估值将受打压。

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基金重仓持有白酒股的总数量达到了13.50亿股,持股总市值则达到了860.82亿元。在三季度末基金持有的前20大重仓股中,包括了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业内人士认为,若酒鬼酒塑化剂事件持续发酵,那么此类个股短期内很可能遭到基金抛售。

相关文章